Thursday, July 11, 2013

蛇随龙后。癸巳年。

我知道,我知道,我~知~道~
你們看到標題後一定臉上冒三條黑線加爆粗OS:“他x的,年都過了超過一半了,現在才來更新...”。 
Cheh~ 我才不管叻!因為有些東西就是這樣,就either我現在得空的時候記錄一下,or it's never gonna happen。(大笑)

今年是他不在的第一年,大家看起來表面上很好、很開心,實際上心裡還是傷感的。畢竟,家裡再怎麼熱鬧,都還是少了把聲音。看著家人陸陸續續的從外地趕著回來過年,卻一直、一直的看不到他的踪影。如果說,天堂也有個“探訪時間”那該多好?!

今年,我到了非常、非常、非常的last minute才去買新年衣服。
原本以為會買不到合心水的,怎知道,還是買了這麼多。
現在再看回去之前拍的“戰利品”的照片還是覺得很爽。哈哈。
最愛的還是Charles & Keith的墨鏡、那條碎花半身短裙和褐色的高跟鞋。


小年夜。年除夕。每一年的這一天,我媽、姑、嬸、伯母都會“分工合作”煮個“滿漢全席”,然後到廟裡祭拜祖先,讓後一夥人就浩浩蕩盪的到我家吃午餐。
除了家常菜,咖啡也一定少不了!
所以,我的咖啡癮是從小訓練出來的。嘻嘻。


在等待的當兒,除了玩game,就是玩自拍。都是智能手機的錯!哈哈。
錄了新的photobooth的app,就抓小鬼來玩玩。沒想到,他的配合度超高的。

這一年除夕夜的團圓飯移駕到了四伯的家。
這是我們那麼多年來第一次到四伯家辦團圓耶!
食物方面還是一樣方便、簡單又健康的火鍋料理。
不過,今年聚在一起的家庭成員就更少了。
嫁了的就到夫家過年,離開的離開了。
因為身邊很少三姑六婆,所以我極少被問到大家都很害怕回答的問題。
不過,今年就被問了:“妳還要在這裡吃團圓飯多少年?”
就要在這裡吃很多年!吹咩!哼!又不是劉家吃不起啦!:p

吃飽喝足之後,就和在愛爾蘭念博士學位的堂弟和嫁去新加坡的堂姐連線。
這是我們家向來的“傳統”。
這時就要感謝智能手機和發達的網絡,讓我們能夠和遠在國外的親戚聯繫。
如果“天地通”真的能夠“天-地-通”就好咯!再貴的電話費我也願意給!
這小我一歲的堂弟已經好多年沒有回來過年啦~

搗蛋小外甥女。
我說:“Larra, big smile! Let pretty yiyi take picture!”
然後她就給偶遮了半邊臉。要求她再來一張她就給偶跑走!

粉色年初一。
他說我這是“假斯文look”。
大年初一就騙人是不好滴!(好氣!)

粉色系的三個人。二伯母、二姑丈& 我。^^

小鬼幫我拍的照片。
是有想要訓練他成為我的專屬攝影師的意思啦。哈哈。
是喬了很久才拍到一張可以看的。==

小鬼和他那個煩死人的舞獅頭。
老實說,我好喜歡小鬼這張照片。很好看的說~

啤酒。大過年的,怎麼可以少了你呢?


年初二。我還有我家的兩個搗蛋鬼。

我的這個小外甥女真的很可愛。
她卻堅持要換新衣,穿美美才可以拍照。

小甥、舅。awww... So lovely!

 一起長大,一起玩鬧的表兄、姐、妹。

小學六年級因英文補習班認識,時間過了15年了還是有聊不完話題的好朋友。
我和她以前在唸書的時候同校、同班,在學校的時候已經聊了大半天了,
在補習班又繼續聊,然後回到家還可以互相打電話聊到三更半夜不睡覺!
之前工作的公司還是在同一條街上!所以,lunch time的時候還可以約一起吃午餐。
現在更一起合資弄了個online boutique呢!
真不明白為什麼只和她有聊不完的話題。
** 幫忙去按一個贊吧!**


我那今年18歲,波波吹的表妹,對manicure 和 pedicure很有興趣,也蠻有天分的。
既然她有將她的“軋廠”帶回來,就幫我這個“孤寒”表姐免費弄個 basic的pedicure吧!


年初三晚上。撈生!
這一年的撈生也是自己做的好吃又健康的撈生盤。
有柚子、蘿蔔絲、貴妃鮑切絲、葡萄、生菜切絲、白蘿蔔絲和柿子切條狀。
醬料就濃縮金桔檸檬汁+花生碎。

大家說好一定要在這一天穿紅色,才會有過年的氣氛!
天知道我為了找件紅色的衣服找得多辛苦啊!
看到紅色的不喜歡它的設計,看到設計合我意的又沒有紅色,再不然就沒有我的size!
一整片紅彤彤,好有過年的feel哦!


從此之後不會再有他的全家福,還叫全家福嗎?


年初五。剛好碰上西方的2月14情人節。
我就跑到吉隆坡和這幾個好友過情人節啦~
有家不睡的幾個人一早就在團購網站買了Swiss Garden Hotel的voucher, 情人節這一天就跑去“開房”啦~
因為想說啊gai很難得從澳洲回來,他女朋友又剛好和她家人到柬埔寨旅行,而我們也很難得能夠聚在一起,所以本來只打算簡簡單單叫pizza配紅酒在酒店房裡聊天的,怎知道耐不住餓的四個人還是跑到Levain和情侶們擠,之後又到Renoma cafe 去了 happy hour。
回到酒店冲好涼又不想這麼早上床睡覺,所以又很即興的整個大素顏的跑到Scott Garden的Beer Factory續攤。
然後還遇到沒和他一起過情人節,所以和朋友在idarts玩的他,整個糗爆了!哈哈。

 年初六一大早,所有人會合後,咱們就兩輛車一起南下芙蓉載了另一個朋友就直接跑到馬六甲去。
嫁去馬六甲的Yun Hui就帶我們一票人去Donald & Lily吃娘惹餐之後,咖啡癮又犯的我和MK就吵著要去很多博客介紹的Caloric Indulgences試試那裡的13州咖啡。
不畏塞車衝到雞場街,趕著在下午4點以前離開(因為雞場街4pm後開始營業)。Caloric Indulgences咖啡廳比較古老式的設計很特別,四處還著和咖啡有關的quotes。
可是咖啡廳嘛應該一踏入就聞到咖啡香的,可惜這家並沒有所謂的咖啡飄香!
而且,什麼13州咖啡,根本就不、好、喝!
沒有咖啡味就算了,還甜到是想要用糖份殺死我們還是怎樣!
所以,結論是:我不會再光顧這家咖啡廳第二次!

咖啡“不足”娘惹餐飽之後,我們又一群人浩浩蕩盪的開車南下我的家鄉!
抵達時間不上不下,所以就帶著城市小孩到公園玩紙鳶,還逼他們一定要和這一粒大榴蓮合照。哈哈。


晚上吃了晚餐後,就帶他們到小叔的鄰居家燒烤會。
 原本說阿肯和小賴不能夠來,怎知道卻突然驚喜的出現!
阿肯從越南一下飛機就趕去載小賴一起過來,還蠻感動的。嗚~

我們買了兩個孔明燈,然後胡亂的在上面許願:
寫了一整排的車牌號碼,然後希望個個都中頭獎。當然結果是一個字都沒中啦!
還有什麼老闆加薪啦、升職啦、生意興隆啦、變得比某明星還要漂亮啦、找到男朋友啦、趕快嫁出去啦等等一些有的沒有的願望。哈哈。
最好笑的還是寫著車牌號碼的那個孔明燈飛不上,卡在電線上面,還必須接水管把火撲滅。
那天晚上又因酒精作祟,簡直就是一個“亂”字可以形容。
平時鮮少喝酒的CW那天晚上就被我們灌得有點茫了。當她一點着手上的一把煙花,我們其他人馬上“咻”,有多遠閃多遠,以免被她亂掃掃到。哈哈。

初七。剛好是人日。所以我們買了個方便撈生盤,想說要撈生。
可是咖啡癮又犯的MK堅持要到我家附近的Espresso Bar嘆咖啡,也建議我們到那裡去撈生。
 老實說我那天是快要暈倒了。哪有人到裝潢優雅的咖啡廳撈生的說?
況且,麻坡小小,咖啡廳老闆還是我媽的學生叻!
不過,既然多數都附議說okay,只好服從咯。
害我之後又一段日子都不好意思再到那家咖啡廳喝咖啡。
沒辦法啊,誰叫我有一群瘋狂的朋友。

我的蛇年,就這樣,假裝堅強、快樂的過了。
Continue Reading...

Thursday, May 30, 2013

热浪来袭。短发才是王道!


四月十一日的这一天,我在我的面子书上发了这一张照片,我说:“Please remember the way I look like with my long hair, because, I am gonna cut my hair extremely short today! — at Miko Academy.” 这个post一上传成功,我没想过会引起这么大的回响!好多朋友们都通过Facebook留言、Watsapps、WeChat 甚至直接摇电过来要我三思。哈哈!

我一向来都算是个蛮大胆尝鲜的人。其实,我一直以来都有想要“卡嚓”把留了好多年的长发剪短。但是,我的“御用”发型师不让我剪啊!她说我样子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(暗爽),所以长卷发能够让我看起来比较有女人味,也看起来比较成熟,不会让client以为我是fresh grads然后欺负我。哈哈。

然而,这一次,我告诉她我想剪短发,但是不知道好不好看。还在询问她专业意见的同时,她已经抓起我的长发,然后“卡嚓”,就酱,干脆、利落,剪了!
剪短后我一直在那嚷嚷说:“哦~原来我的颈项长这个样子啊!颈项呀颈项,你终于见得光啦~” 哈哈。

短发染了我一直钟爱的红棕色,我本身是蛮满意我的新造型的。我承认,短发看起来没以前那么女人味,也比较中性。但是,我喜欢现在这个轻松俏皮充满时髦个性的造型,感觉很清爽和活力十足。
最开心的就是洗了头后用吹风筒“呼呼”两下就干了。不像长头发时那样,呼了好久都不干;等它终于干了,我也满身大汗了,又想去冲多一次凉了喽。嘻嘻。

身边的朋友意见倒是多多,说什么看起来头更小粒啦、越来越像中学生是想要骗谁、以为自己还20几岁咩?(我的确只是20好几啊!)是不是受什么刺激?是不是失恋了?(奇怪,为什么一定要在受刺激和失恋的时候才可以换发型啊?)最好笑的是有人问我:国家要Ubah你也赶Ubah的潮流?哈哈哈。管它什么理由,自己开心就好了!对吧?

差不多同样的一个角度。前后有差很大吗?
Special Thanks To Alice Yoong 

他说:
“妳把自己变到看起来更年轻,妳跟我出去,
别人会不会真的以为我是金鱼叔叔哦?”
哈哈。白痴!
Continue Reading...

Tuesday, May 21, 2013

在苏梅岛干的好事 (下)

相隔了9个月才舍得来写一下苏梅岛的完结篇,可见我是有多 懒  忙碌啊~哈哈

说好要欣赏日出的嘛,为了不再发生6年前在爱尔兰时的遗憾,所以,就算再累,我们还是起了个大早,跑到泳池边等待日出。虽然那天的日出我们没有看到一整粒的“蛋黄酥”,但是拍出来的照片很有质感,很像一幅幅的水墨画。





之后,我们各自回到房间梳洗、吃了早餐后,就乘搭前一晚就已经预定好的10人旅游小货车到各个所谓的“Tourist Attractions”,也就是各大庙宇去看看啦~

这是苏梅岛的大佛寺(Wat Phra Yai),苏梅岛最有名的寺庙,也算是该岛有地标性质的建筑,因为出了机场就可以看到这座12米高的金铸大佛像,以它作为苏梅岛的地标最适合不过了。

苏梅岛千手观音庙(Wat Plai Laem)算是新落成的庙宇。多座色彩鲜艳的佛像建在人工的湖上,其实磅礴。


参观完了这两间比较大的庙宇后,我们就要求司机载我们到W Hotel看看。因为不是住户,所以我们去的时候也有点小担心说万一被赶出来怎么办?所以,在到达W酒店前就说好如果酒店的负责人问起,我们就说我们其中有两对情侣要在这里办婚礼,而我就是那个wedding planner(笑死人)。苏梅岛W酒店位于眉斓海滩,酒店延续了W一贯的时尚风格,房间很大很新,房间自带泳池,还有个公共的无边界泳池。





由于下着绵绵细雨,所以我们也没有拍很多照片。我们算是很幸运了,在最后一天才下雨。有朋友比我们早几个月去,他说他们根本没办法出门因为天天都下着倾盆大雨。

那一天的午餐,我们要求司机带我们去吃很道地的泰国餐。也不确定他是否听的懂,他就载着我们一车人到一间很小间的餐厅。看起来不怎么样的餐厅,食物却是一级棒!尤其是那个泰式芒果糯米饭,到现在还依稀记得那个味道。

旁晚,我们去了Fisherman Village。苏梅岛的渔夫村可说是苏梅岛的时尚新天地!
这个昔日渔夫居住的木屋,在政府的主持下摇身一变成了独具个性的商店和餐厅。大街和周遭的小巷合围成有机的整体,除了当地人开设的小摊档外,也吸引了泰国设计师和外国人进驻,还穿插着不少富有异国风情的酒吧餐厅和特色小旅馆,俨然一个无国界设计区,不着边际的国际混搭风成了这里的主打。
我们趁着雨势还没有变大之前,以快闪的速度逛了渔夫村的摊档。忙着冲、冲、冲,所以漏拍了渔夫村了。

我们本来计划了在苏梅岛的最后一个晚上,要穿着波西米亚长裙,然后到The Cliff 餐厅喝喝红酒,听着海浪拍打岸边石头的声音,写意的聊天,开心的畅怀大笑。怎知,前两天吃太好了,在最后一个晚上钱也花得差不多了。所以,我们只好直攻7-11横扫杯面。哈哈。不过,我们还是穿着睡衣到我们住的度假屋的餐厅喝茶,意思意思一下。嘻嘻。

我们的班机是在傍晚5:55分,所以我们这群人非常懂得利用时间,在回马来西亚之前跑去做Spa。Silarom Spa是在泰国获奖无数的代表性Spa之一,附属于我们住的Baan Hin Sai度假村里,建立在悬崖上。Silarom Spa 的概念是走自然原野风,在石崖间、海天里,让你真正体验大地的心灵洗礼。


没想过自己竟会在天地之间脱光光,只盖着一块沙龙做SPA,到户外近距离享受这天然的一切,让皮肤触碰到真正新鲜空气,张开眼睛就能看到温暖的阳光,闭上眼睛就听到海浪声。能够躺在「大自然」里按摩是一项新奇的体验。


在前一天就Spa过了的朋友就趁着这段时间跑到Tesco扫货。买了一堆鱿鱼和泰国东炎快熟面。真受不了他们哪!看吧!看吧!这就是战利品!
 

在苏梅岛玩了四天三夜后,我们一行人终究还是要收拾行囊,离开这个世外桃源了。来苏梅岛之前所做的“功课”里有提到苏梅岛的机场跟其它地方的国际机场有多么的不同。机场的送客点仿佛身置花园一般,和普通繁忙杂乱的机场不同。

 办理登机手续前,当然要来一张在苏梅岛最后的一张大合照啦!

苏梅岛出发大厅内部的电子设备不多,一切归于原始。从出发大厅到候机楼有一段路程。一般的机场都会设置自动手扶梯让旅客尽快通过。但是在苏梅岛的机场,所谓的通道就是露天大街,非常绿色环保。所以我们就只好练练脚力喽!



在苏梅岛机场的Samui Avenue Park绿意盎然,朴实、和谐、亲近大自然。这是在其它机场看不到的。许多洋鬼子拿着书,在等候登机的时候就这样随意的躺在草地上,或者是石椅上阅读,享受阳光。




机场是所有旅客离开苏梅岛的必经之路。所以,这样的建筑构思,就好象是对苏梅岛浏览经历做了一个总结。除了机场建构特别以外,就连我们乘搭的飞机里的空少也特别养眼。哈哈。最后的最后,附上帅哥空少照片一张!嘻嘻。

Continue Reading...

Followers

Follow The Author